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明五极推手中心

总教练:李平兴 本博极力为天地立心,为自己立言,为后世开境界!为国文创新思---

 
 
 

日志

 
 
关于我

中华国学人物志等数十典藉刊入业绩者,多个国家级学会,研究会,协会授予对中华文化有特殊贡献专家荣誉者. 长期主持李氏太极拳推手技击糸列功法教学,周日早上10时30分至12时30分,广州市沙面公园,欢迎各界求学者前来报名交费学习(刮风下雨免到)------ 赠予各位读者一原创格言:谁人做到青春无虚度空掷了,谁人即拥有人生最珍贵的宝库,将一生用之不尽---------(本博撰) QQ:956129835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国信中心官员:股灾对实体经济影响大 降息降准有必要 本博读评:这就纠正了0和游戏观念,其实现今股市强弱是一个现代国家强弱主标识之一,金融资本运作产业用0和概念概括,不是无知就是抵毁,纵观今时大大的网站猴急急都想瓜分一份金融产业蛋糕,而今著名网站本身成长壮大,股市里上市功绩显世功不可淹没,0和批评者,请将这些重抹为0试试可否?所以A股民是最可爱又善良投资求酬出资人,非0和游戏赌徒,为国用"血汗"钱劳苦而轻功罪,可不可爱?  

2015-07-27 23:00:06|  分类: 太极道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博读评:这就纠正了0和游戏观念,其实现今股市强弱是一个现代国家强弱主标识之一,金融资本运作产业用0和概念概括,不是无知就是抵毁,纵观今时大大的网站猴急急都想瓜分一份金融产业蛋糕,而今著名网站本身成长壮大,股市里上市功绩显世功不可淹没,0和批评者,请将这些重抹为0试试可否?所以A股民是最可爱又善良投资求酬出资人,非0和游戏赌徒,为国用"血汗"钱劳苦而轻功罪,可不可爱?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中国股灾对实体经济影响非常大,切断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发挥效应的机制;下半年需加大政策宽松力度,继续推进地方债务置换以及降息降准。
中信证券申万宏源了。  国信中心官员:股灾对实体经济影响大 降息降准有必要 


  吴晓求:股灾不应耽误改革 建议维稳资金划归社保    

  中国经济需要周期理论的预警  

  港媒:中国经济正在触底 股票仍具有投资价值

  ===全文阅读===

  国信中心官员:股灾对实体经济影响大 降息降准有必要       

  7月27日,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中国股灾对实体经济影响非常大,切断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发挥效应的机制;下半年需加大政策宽松力度,继续推进地方债务置换以及降息降准。

  祝宝良称,股灾打断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发挥效应的机制。股市连续跌停导致的几十万亿市值被蒸发,也让居民的财富化为乌有。债务紧缩效应出现,银行不敢发放贷款,股票也发不出去,这会影响到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

  针对此次股灾可能是外资做空的阴谋论观点,祝宝良并不认同,他认为主要是清理配资一下子断掉了杠杆,引发强制性平仓,再加上做空机制,导致股市暴跌

  祝宝良认为,股灾令债务紧缩效应复燃,去杠杆、去产能和去库存还没有解决,加之债务压力,中国经济还没到底,明年还得往下走。这一判断与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一致。王建也认为,不匹配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并未见底,下行风险依然很大,并预计明年一季度会明显回落。

  祝宝良认为,货币政策需加大力度,降息降准都有必要,基准利率降到1.5%都行,跟CPI同步也没问题;降准也有必要,至少需要让M2增速达到12%的年初目标。

  至于财政方面,祝宝良认为,财政扩张不仅仅是扩大财政赤字,还包括地方债务置换。

  吴晓求:股灾不应耽误改革 建议维稳资金划归社保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股灾不应耽误改革,维稳资金应划拨社保基金寻求安全退出]

  7月26日,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2015山东国际财富论坛”期间,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他认为,股灾不应耽误改革,维稳资金应划拨社保基金寻求安全退出。

  第一财经日报:“股灾”出现的原因是什么?

  吴晓求:股市巨幅波动,我没有把它看作灾难,而是看作一个危机。

  有时市场的波动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自然的,只不过这一次波动有点大。市场需要清理掉一些不安分的因素。场外高额配资的投资行为,就是极其典型的豪赌行为,这不是投资。如果这种行为长期继续下去,对中国市场的破坏力非常大。这一次结构性的危机,把这部分人清理出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让很多无辜的人受到了连带损失。所以,我把它看成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市场继续泡沫化下去,会给市场带来更大的灾难。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个情况?回顾2007年到2008年,股市从6000多点跌到1600点,那时候跌幅比现在大多了,但是大家都没事。当时市场很小,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很小,也没有杠杆,参与的人也不多。现在参与人数很多,市场规模很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力也很大。

  我认为,原因是估值泡沫化、过度杠杆化、投资风险的漠然、监管对风险的漠视,以及一些重要媒体的误导。什么“4000点只是国家牛的开始”,看到这个以后我就觉得非常吃惊。我不知道这个的理由在哪儿。因为做出这样一个判断,是需要足够的根据的。一个市场的走势,是由内在规律决定的。特别是资本市场的价格,一大了就会泡沫化,泡沫化就会崩溃,不可持续。

  日报:如何进行“灾后重建”?

  吴晓求:从现在来看,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清理场外配资的管道和规则,要从技术层面上进行切断。使场外配资不可以以“系统”的力量进来。当然,如果一个投资者炒股 ,借朋友100万元,没有问题,那是个人自己的事。但是系统性的资金进入,要切断。对于场外配资的机构要给予高度的关注,要跟踪。

  第二,对虚假概念炒作、虚假信息的披露要严格核查。这也是估值泡沫化背后的因素。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有些上市公司收购一个网站就说是互联网金融了,实际上啥也不是。花几千万,就可以涨5个涨停板、10个涨停板,这就完全泡沫化了,要核查。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特别是重大并购重组问题要进行必要的核查,特别是出现了股价异动的情况。

  第三,要对股票发行的价格以及发行后的上市进行监管。此前一段时间,随便一个企业上市,都是20多个涨停板,这在全世界都是没有的。为什么20个、30个涨停板之后才能进入正常交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要么是在操纵市场,要么发行价格有问题,反正是有问题。这都要认真去防止。

  日报:救市维稳资金如何退出?

  吴晓求:这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维稳资金规模比较大,不应该有特别明确的退出时间表。如果退出有时间表,或者有指数点位限制,都不是很好。

  我建议,这部分筹码和股票,整体划给社保基金。因为这批筹码是盈利的,而且盈利很多,平均盈利在30%左右。这个钱谁赚了?让证金公司赚了。这个是有问题的。凭什么让证金公司赚?证金公司不是投资者,而是个融资平台。当然,在特殊时期,让证金公司做一个融资平台也是可以的,但是不可以持续。这部分资产应该划归社保基金,社保基金盈利30%,没有人会有意见。

  社保基金划去之后,将原始资金和利息还给证金公司,不让证金公司赔钱即可。剩下的就让社保基金作为正常的资产来管理。虽然社保基金管理规则规定,有些股票不能买,但是特殊时期,经过批准的划拨是可以的。在未来,社保基金可以将这部分资产像其他资产一样,择机卖出。这样就不用做时间限制,而是正常的投资行为,对市场稳定比较有利。

  日报:目前公安部门还在调查跨期现市场恶意做空的问题。有观点认为,本轮救市已经对期指做空、融券等平衡市场的机制进行了摧毁,该如何处理?

  吴晓求:需要区分极端情况与一般情况。

  对于特殊时期,国家或整个市场出现了极其重大的危机的时候,国家采取一些“断能”措施,把电停了,有时候也是不得已的。当然这个不能常用,因为极其危险。金融不能乱,金融一乱国家就乱。在当时的条件下,需要保持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采取这样的措施,我只能说可以理解。也许,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一般正常情况下,交易要保持正常秩序,无论多空都是正常交易的行为。我们要把正常情况与极端条件分开。我不希望那种“极端情况”时间太长,这需要更加科学理性的处理。

  日报:如何评价本轮救市,中国的金融监管暴露出怎样的弱点?是否应该建立“超级监管委员会”?

  吴晓求:总体上看,还是一个比较正面的评价。任何事不可能十全十美。一方面要救火,一方面里面的冰箱碗筷还要保护好,这是做不到的。救火嘛,冰箱碗筷我真管不了,但是房子的基础结构还是要管的。如果救火,连楼的基础结构都不要,那就别救了。要平衡一下。

  我认为不可以在4000点以上救,那时候救市没有意义。而4000点以下必须救。

  融资分三级,第一级也是最基础的一级,是股权质押融资,第二级是场内融资,第三级是场外融资。场外融资,普遍1∶3、1∶5的杠杆,都是很高的,我不认为要救。场内融资有一些杠杆也是过高的。实际上,我们必须防止第一级融资,也就是股票或股权质押融资出现危机。商业银行股权质押融资,也有平仓线。那个平仓线到了以后,谁也救不了。

  超级监管委员会的做法都是临时的,不建议这么做。

  日报:注册制是否会推迟?

  吴晓求:我希望不要推迟,也不应该推迟,因为没有推迟的理由。这场大的波动,或者说结构性的危机,与我们所要做的改革毫无关系。是我们的规则设计层面有问题,监管不到位。所以,注册制还是要按期进行。原计划今年年底要完成《证券法》的修改,从而为注册制改革铺平道路。我认为这样一个目标不应该变。预计也不会变。

  日报:A股下半年走势将如何?

  吴晓求: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让市场回归正常状态,不要存在人为的暴涨暴跌。无论涨到4500点还是3800点,都是正常的。我们不要认为涨就是正常的,跌就是不正常的,也不要以为跌是正常的,涨是不正常的。6月底之前,我们认为涨是正常的,跌是不正常的;后来,又认为跌是正常的,涨是不正常的。要有一个正常的思维。

  日报: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L形增长,是否已经见底?

  吴晓求:L形是正常的,是很好的。经济没有见底。现在是7%,也许再过两三年变成6.5%。别指望中国经济有一个底,再回到9%、10%,没有了。增长太快,快到大家有钱了,快到“蹬在别人的洗手池上洗脚”了,这是不行的。实际上,中国经济需要一个缓冲。我认为这个很重要。宁愿不要那么快,要平静下来,回归一个正常的状态。(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146)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