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明五极推手中心

总教练:李平兴 本博极力为天地立心,为自己立言,为后世开境界!为国文创新思---

 
 
 

日志

 
 
关于我

中华国学人物志等数十典藉刊入业绩者,多个国家级学会,研究会,协会授予对中华文化有特殊贡献专家荣誉者. 长期主持李氏太极拳推手技击糸列功法教学,周日早上10时30分至12时30分,广州市沙面公园,欢迎各界求学者前来报名交费学习(刮风下雨免到)------ 赠予各位读者一原创格言:谁人做到青春无虚度空掷了,谁人即拥有人生最珍贵的宝库,将一生用之不尽---------(本博撰) QQ:956129835

网易考拉推荐

引 “北大屠夫”13年后再度引爆媒体:称卖猪肉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本博观评:历朝官场都是一个酱缸出的招牌货:不拜人脉,不买官晋位,潜规潜理,……官眸世弛名,媚上闭下不知凡几  

2017-03-11 01:10:21|  分类: 太极道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北大中文系毕业的陆步轩本以为考入北大就可以跳出农村,找到一份体面的好工作,但现实的残酷终将令他的理想破灭。经过无数次拒绝和心灰意冷,他最终选择当屠夫,卖猪肉。此事一经媒体报道,“北大屠夫”的名号被人所知,之后他如愿在地方上做起了公职人员。然而13年后,他却主动辞职,重新当起了屠夫。

凤凰卫视1月17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肉铺里来了不速之客

解说:2003年7月的一天,西安韦曲长途汽车站旁边的一间卖猪肉的店铺前,突然出现了几位不速之客。

陆步轩:为首的人夹了一个包,这儿,腋下夹一个包,一般的人买肉的人,是不会夹包的。

解说:此时正是最为炎热的夏季中午,肉店鲜有人光顾,正在打盹的店老板陆步轩被惊醒后,迅速扫了一眼这几位来人,心中不由的一沉。

陆步轩:这个人往我肉铺跟前一走,我就知道,基本上知道,他要什么东西,要哪个部位的,我基本上能猜出来。看那个人的相貌,看他的年龄,看他的打扮,我就以为是收税的,因为那时候我们那儿呢,税费比较重,我们是经常逃税费的,他们来就问生意怎么样,我既然认定他们是收税费的,所以就给他们打马虎眼,马马虎虎嘛,混碗饭吃,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混个生活呗。

解说:经营肉铺多年的陆步轩判断,这几个人是穿着便装的执法人员,他飞快思索着,接下来的检查该如何应付,不过对方亮明了身份,却令陆步轩这个老江湖看走了眼。来人并非收税的,而是电视台的记者。然而一个杀猪卖肉的屠户如何引发了记者的兴趣呢,并且面对普通商户求之不得的被宣传的机会,陆步轩竟然想都不想,一口回绝了。

陆步轩:我说我现在,我经过多少年的奔波,刚平静下来了,一天收入也还可以,不希望他们打破这种平静的生活。

考入北大 接受西方新思想

解说:尽管拒绝了采访,但记者的出现就像是按下时光机的按纽,一下子把陆步轩从现实拉回到二十年前,记者最感兴趣的传奇故事恰恰是陆步轩一直想要努力忘记,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的过往,这个如今一身油腻的屠夫却是来自那个年代所有中国人心中的神圣殿堂北大。1985年初秋北京大学的校园里,迎来了新一届的入校生,这些天之骄子们各个满怀憧憬神采奕奕,19岁的北大中文系新生陆步轩正是其中的一员。

陆步轩:进去以后一看这么漂亮,我们进去的时候,一人先发一张地图的,怕走丢了,报完到啊就待在那地方,有新同学来很想认识新同学,就领着他们啊一切都很新鲜很兴奋啊。

解说:陆步轩沉浸在梦想成真的喜悦中,陆步轩1966年出生于陕西农村,他幼年丧母一家六口人靠着父亲在生产队干农活,和偷偷做点小买卖为生。在陆步轩的记忆里,父亲起早贪黑,一家人的日子却始终紧紧巴巴,有一回房屋被暴雨冲垮还是靠亲戚接济才有了落脚的地方。1977年随着高考恢复,陆步轩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他还把名字里的选改成了轩,因为轩听上去更有文化,1985年夏天,在拿到北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陆步轩觉得,自己和家人终于苦尽甘来了。

陆步轩:那时候这帮学生分配的情况是非常好的,像中文系毕业的,当然有一部分是考研究生做学术,但大部分是分配到中央或者国务院机关去做秘书。

解说:那个年代大学毕业生由国家包分配,何况最高学府北大的毕业生更是用人单位争抢的香饽饽,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陆步轩成了所有父老乡亲羡慕的对象,也成了全家人的骄傲和希望。这张照片拍摄于1989年,至今它仍是陆步轩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它承载着陆步轩大学时代最美好的记忆,这时的他已不再是四年前刚入学时那个牙齿焦黄,满身浓重旱烟味,喜欢盘腿坐在床上,把香烟夹在耳朵后面的老陕。八十年代,是理想主义的年代,文化底蕴深厚的北大对于当时的各种思潮也秉承着兼容并包的态度,北大校园生活的浸染,使得陆步轩的言谈举止眼界思想都发生着变化。

陆步轩:那时候主要是政治经济这两个话题,和一些新的思想,尤其刚从西方引进来一些思想,大家一起去听讲座回来就讨论这些问题。有一年开多少大,按理来说我是不关心这个的,但那年胡耀邦作那个报告,我是从头看到尾的,胡耀邦讲到激动处,把外套都脱了嘛,北大就有一个教授从楼上跳下来了,他那种人可能思想比较保守的,过去那种思想,看这个社会的巨大变化接受不了,但作为我们来说完全能够接受的,而且很向往那种变化变革。

解说:临毕业那一年的5月,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过后,陆步轩和室友发现,耸立在校园里的三处毛泽东塑像在一夜之间全都不翼而飞。

陆步轩:当然也有惋惜的一面,也有好奇的一面,更重要的是看到了美好的一面,把一个神从人们心中搬开来了,所以我就抱着那种调侃的心理,赶紧去照了那一张相。我就觉得好玩拍那张照片,当时就没想那么多,我就仿照一下毛泽东主席。

理想破灭 心灰意冷回到农村老家

解说:那时的陆步轩和他的同学们都乐观的相信,一个旧的时代即将结束,很快就要毕业走向社会的他们,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迎来理想中的工作和生活,然而现实给了这些年轻人当头一棒,理想破灭了,随之破灭的还有他们原以为光明的前途。1989年,陆步轩从北京大学毕业,八十年代的理想主义结束了,而在现实层面,他原本以为的北大毕业生天选之子板上钉钉的好工作也落了空,毕业后陆步轩被发回原籍,他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以为跳出了农门,梦醒之后却发现,自己只是去京城转了一圈,最终还是打道回府。

陆步轩:回来以后,基本上是心灰意冷了,但是还有一点点希望,就是我们毕竟是名校毕业的,回到地方,可能有一个不错的安排,毕竟到一个小地方,每年能上北大那种学校的人是不多的,结果呢完全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样,可以说是沮丧到了极点,找到了相对不错的单位,但最后都被人家抵掉了,到那个人事局去,管干部那个人他在那眼睛闭着闭目养神,我叫了他三声他眼睛都没睁开,那官僚主义就成那种程度了,就不理你。

解说:为了能找到一个单位接收他,顶着酷暑陆步轩骑着自行车跑了两个月,最终把人事关系落在了长安县的一个工厂里。

陆步轩:快倒闭的一个机械厂,就那一个单位需要,其他单位都不需要,所以就心灰意冷嘛混日子呗,总得有一个落脚地吧。

告别北大才子 开始卖猪肉

解说:两年后机械厂倒闭,没有进入公务员编制的陆步轩被迫下海,此后他做过各种生意,却只收获了一身债务,婚姻也随之走到尽头,在最困顿的那几年里,陆步轩自我麻醉,靠打麻将度日,就这样蹉跎了几年,1999年33岁的陆步轩再婚,养家糊口的责任将他拉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做点什么营生好呢,陆步轩想起小时候上中学的时候,他最羡慕的同学就是同班的利民,因为在那个食品都要凭票供应的年代,利民却经常能吃上肉,因为他有一个在公社肉食站当架子客的父亲。

陆步轩:架子客,过去就是杀猪卖肉的代名词,一方面是挣的国家的工资,另外一方面他要在农村要收猪,他要验等级,所以人们都要巴结他,过去买肉是凭票供应的,那个骨头是不用肉票的,但是要有一定的关系才能够买到,所以我们那老师啊,就经常让他给带骨头,他在我们那学习是一般的,但他在我们学校本身就吃的很香,在老师面前很有面子。

解说:理想早已破灭沉寂地下,唯有童年肠胃的本能记忆,依然鲜活,考虑再三,陆步轩和妻子选择了门槛低本钱少,但资金回笼快的卖猪肉行当,正式成了陆屠户。1999年9月9日,是陆步轩特意挑选的开门营业的日子,寓意长长久久,按照行规正式营业前要举行祭刀仪式,祭拜屠夫的祖师爷樊哙,张飞。

陆步轩:杀猪刀,切肉刀,摆上香案,在香案上一摆放,三拜九叩啊,就希望稳当下来,因为我过去一直是在流浪在各个行业去尝试,但是都做不长久,我更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收入,稳定的生活,不想漂泊了。

解说:在香火缭绕,摆放着刀具贡品和祖师爷牌位的桌案前,陆步轩虔诚祭拜,仗义每多屠狗辈,百无一用是书生,从今天起他就彻底告别百无一用的北大才子,成为挥刀砧肉终日与油腻腥臭打交道的一介屠夫。

陆步轩:从传统的观念来讲,这是个下九流的行业,因为我考上北大方圆是没有的,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可以说是打了锣的,大家都知道啊,最后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人们会怎么看,开始卖猪肉的时候我自己还卖不了,雇师傅在那卖,我师傅在前面我在后面,我都不敢见人的。

记者:觉得很丢人。

陆步轩:那是啊,过去多么高大上一个人,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就觉得很丢人,丢人了就不敢见人,尤其是不敢见熟人,家长教育孩子,你看人家能考上北大,那孩子就反过来一句,他考上了北大不是照样卖肉吗。我不上大学照样能卖肉啊。

解说:起初因为是外行,陆步轩的肉铺生意清淡,摸清门道后,随着他的技艺刀法不断长进,又坚持诚信经营,从不以次充好,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好,从一开始的每天只能卖出半头猪,到一天可以卖出十几头,大约两千斤猪肉。

陆步轩:四五点钟开始分割,赶到天亮的时候就要分割上七八头猪肉,不然的话一会儿顾客上来了,就没时间分割了。通常是早饭是下午三点才能吃早饭,干一天特别辛苦,这一天收摊了门关了,搞上几个菜喝一点小酒,一点钱,今天收益还不错,这段时间是比较高兴的,比较舒服的。中国有一句话叫无奸不商,只要玩一点心眼搞一点骗人的这个小伎俩,猪肉刚好跟他们相反,它是人的生活必需品,而且保质期很短,人今天吃完了,觉得好明天又要买,所以它是做熟人的生意的,卖附近的人呢,这个老实人就占便宜了,我这个人是不会骗人的,骗不了人的。

自动播放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平静生活被打破

解说:肉店生意稳定下来,陆步轩也有了一双儿女,经过十几年的漂泊,他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除了戴着一副眼镜,陆步轩和其他的屠夫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周围的商贩也以为陆步轩和他们一样是个粗人,他们甚至还调侃戴眼镜的陆步轩可以去冒充文化人,北大,这个曾经闪耀着金光的词汇在陆步轩的生活里消失的无影无踪。2003年夏天,一则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新闻犹如一颗炸弹在西安炸开波及全国,一时间全国各大媒体纷纷涌向长安县长途汽车站边上的这间眼镜肉店。

陆步轩:最高峰的时候,我门口要架十多台摄像机呢,人都不敢去买肉了,那小地方的人谁上过电视啊,都不敢在电视上露头还要做生意,顾客晾那了,晾那了这买不到,他们肯定到别的地方去买,所以对生意也有很大的影响。

记者:那岂不是很烦燥,这时候不挣钱。

陆步轩:当然了,那一段时间很烦燥,烦燥情绪也不好,经常发脾气。

2003年媒体采访资料:

你觉得北大四年,给你的影响是什么。

这个我暂时不好说。

那你自己希望自己以后能做什么。

现在我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如果说你还一直在这边卖肉,那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

那也没什么难过的,我本来就是卖肉的。

解说:一届屠夫成为名人,这让陆步轩很不适应,本来几天前陆步轩拒绝了第一家上门的媒体,可是后来这位电视台记者主动出面帮他去交警大队要回了被扣的摩托车,为了还这位记者的人情,陆步轩改变主意接受了采访,陆步轩没有想到,北大屠夫这个标签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自己成为大新闻,更没有想到,远离了十几年的北大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进入他的生命。他的故事甚至还引发了激烈辩论,支持者认为,陆步轩是大学生积极转变就业观念,自主择业的正面典型,反对者则认为,北大毕业生当屠夫卖猪肉是人才浪费,而在陆步轩看来,这些解读和讨论似乎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陆步轩:从事卖猪肉这个行业,完全是被逼的,因为没有更多的行业可以选择,那时候可以说是别无选择。

解说:当然出了名,除了带来纷扰却也带来了机会,超过三百家单位递出橄榄枝,愿意为陆步轩提供工作,这让长安区当地政府感到极大的压力,他们想方设法要留住陆步轩这块本区的金字招牌。

陆步轩:区委办公室的主任开了一个桑塔纳2000,我早上开门他的车就在我门口停着,我晚上收摊他才走,我不能脱离他的视线,每天每天,你要到哪去,哪个单位叫你要考察,行,坐我的车我把你拉上。

记者:没享受过这待遇。

陆步轩:那是专车,而且是区委办的主任当司机开的车,而且那时候那桑塔纳2000那是很高级的车,我那会儿已经飘飘然了,反正是过去一直是我找他们,后来他们主动来找我,主要领导跟我谈话,给我条件很优厚啊,这些单位你来挑哪个单位都可以,有什么事来找老哥,老哥给你保驾护航,你只要别离开,跟一把手称兄道弟了,那就留下来呗。

辞去公职 重拾杀猪刀

解说:在37岁高龄,体制的大门竟然重新向陆步轩敞开,成为文化人,吃上官家饭,这早已熄灭的梦想死灰复燃,2003年年底陆步轩进入长安区的文化部门编写《地方志》,他经营的肉店则交给家人打理。

陆步轩:有一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你一会儿可能就遇见什么事了,比如说我开始在那个猪肉店,本身都做的有一些起色了,被人家拆迁了就又失业了,所以它是有风险的。因为经过多少年的流浪,觉得体制内还是好,稳定安全有保障,体制外别人是不是流浪我是流浪,最起码那十多年我是流浪,所以后来就形成了体制情结,有机会就要进体制。

这比较省刀。

记者:省了很多刀。

解说:2003年在被体制招安后,北大屠夫的故事似乎告一段落,没想到事隔13年,这个名词却再次引爆媒体,原因就是2016年10月,陆步轩竟辞去公职重拾杀猪刀又当回了陆屠户。

陆步轩:我之所以做这个《地方志》想在这方面取得一些成绩,想成为一个这方面的专家的梦想,还是一个“名”字在这作怪,想青史留名,我真的做这些年发现实现不了。

解说:本想潜心修史的陆步轩进入机关后发现,他的精力主要被琐碎的事务工作占据,另一个动摇他的则是外界不断的诱惑,陈生,北大经济系毕业,他经营的一号土猪生意越做越大,分店从广东铺向全国,认识这位师兄之后,陆步轩才发现,原来北大毕业后卖猪肉的可不止他一个。

陆步轩:他不停的怂恿我,干脆咱们来一起干吧,别干你那个破工作了,你在那个破《地方志》全国几十万人在做呢,你有什么优势,我当然一直有体制情结,一直没答应。我们尽管是意见上有分歧,不妨碍我们做朋友。

解说:2016年5月,陆步轩受陈生邀请作为特别嘉宾出现在苏州一号土猪的新店开业仪式上,然而这次不到五分钟的亮相给陆步轩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陆步轩:有一篇文章来质疑,说北大屠夫难道能够生意公务员兼顾吗,而且质疑我们当地政府不作为,不管,当地政府就启动对我的调查程序,调查了一个多月结论就是没什么问题,又没拿钱又没影响工作,但是就是纪律比较松散,我这事出来以后,单位就另行规定了,一天得签三次到,早上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我就认为这是针对我的,对我是个侮辱,我说看犯人呢,我整天不在那活都谁干的。

解说:为编写《地方志》陆步轩付出了多年的心力,此时他骨子里一个文化人的傲气占了上风,一气之下他请了长假去广东与陈生长谈,之后陆步轩放弃继续混三年等退休的想法,辞去公职加入了陈生的公司,经过13年体制内的生活,陆步轩终于意识到,体制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安全感,反倒是当初被逼无奈进入的猪肉铺那门杀猪的手艺卖肉的诚信才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1989年,从北大毕业后,陆步轩和大学同学全都断了联系,作为北大屠夫出名后陆步轩开始有机会参加同学聚会,也因此见到了二十多年未见的校友。

陆步轩:回忆我们八十年代的美好时光,我们那一干同学,自由的表达思想,激扬文字,但后来那些东西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解说:聚会时室友老白鸡递给陆步轩一封信,这是多年前他看到陆步轩长安卖肉的新闻时有感而发写下的一篇长文,其中一句话让刚刚迈过50岁门槛的陆步轩感同身受,北大曾是我们自由的王国,但它绝对不要成为我们一生的负累,做一个独立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